晋国伐齐战胜将战利品送给周天子,天子不见。

《左传》成公·成公二年,记载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讲晋国伐齐战胜之后向周天子汇报并进献战利品,结果天子不受,严肃指责了晋国的行为并将晋国比作蛮夷,这件事的背景发生在春秋晋国称霸时期,而周王室正处于持续衰败的过程中。

原文

晋侯使巩朔献齐捷于周,王弗见,使单襄公辞焉,曰:“蛮夷戎狄,不式王命,淫湎毁常,王命伐之,则有献捷,王亲受而劳之,所以惩不敬,劝有功也。

兄弟甥舅,侵败王略,王命伐之,告事而已,不献其功,所以敬亲暱,禁淫慝也。今叔父克遂有功于齐,而不使命卿镇抚王室,所使来抚余一人,而巩伯实来,未有职司于王室,又奸先王之礼。

余虽欲于巩伯,其敢废旧典以忝叔父?夫齐,甥舅之国也,而大师之后也,宁不亦淫从其欲以怒叔父,抑岂不可谏诲?”士庄伯不能对。

王使委于三吏,礼之如侯伯克敌使大夫告庆之礼,降于卿礼一等。王以巩伯宴而私贿之。使相告之曰:“非礼也,勿籍。”

译文:

晋景公派遣巩朔到成周进献战胜齐国的战利品,周定王不接见,派遣单襄公辞谢,说:“蛮夷戎狄,不遵奉天子的命令,迷恋酒色,败坏了天子的制度,天子命令讨伐他,就有了进献战利品的礼仪。天子亲自接受而加以慰劳,用这来惩罚不敬,勉励有功。

如果是兄弟甥舅的国家侵犯败坏天子的法度,天子命令讨伐他,只向天子报告一下情况罢了,不用进献俘虏,用这来尊敬亲近、禁止邪恶。现在叔父能够顺利成功,在齐国建立了功勋,而不派遣曾受天子任命的卿来安抚王室,所派遣来安抚我的使者仅仅是巩伯,他在王室中没有担任职务,又违反了先王的礼制。

我虽然喜爱巩伯,岂敢废弃旧的典章制度以羞辱叔父?齐国和周室是甥舅之国,而且是姜太公的后代,叔父攻打齐国,难道是齐国放纵了私欲以激怒了叔父?或是齐国已经不可谏诤和教诲了呢?”巩朔无法回答。

周定王把接待的事情交给三公,让他们用侯、伯战胜敌人派大夫告捷的礼节接待巩伯,比接待卿的礼节低一等。周定王和巩伯饮宴,私下送给他财礼,让人告诉巩伯说:“这是不合礼制的,不要记载在史册上了。”

温馨提示:

1、点击 关注公众号 可通过公众号访问。

2、订单有疑问请点击 订单售后 反馈。

3、发现违法/侵权内容请点击 页面投诉反馈。

4、QQ/微信:276884091(夜猫子上午一般不在)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联系微信
联系微信
联系QQ
公众号
公众号
博客留言
返回顶部